給黃維超醫師的感謝函1

引自: 失蹤一周....住院去!
呼失蹤快一周住院去了,今天終於出院了,很開心可以洗個舒服的澡,也不用再插麻煩的點滴和醜醜的鼻胃管了!

話說上週六被小醫院醫生暴力拆線和擠壓傷口後,腫的更嚴重週日凌晨三點等不及天亮,我老媽就匆忙開車載我到醫院掛急診了。急診觀察室就像菜市場一樣,每張病床都路邊擺攤兜售似的賣力叫喊,我也以"蜂窩性組織炎"的名義承租在角落消極的用抗生素治療。

當然啦,病情總是反覆不定,腫痛的情況一直沒改善,直到星期二救星才出現!他就是當天值急診班的精神科蕭醫師,他主動表示要請整形美容科的醫生來看看,不然一直待在「集中營」也不是辦法,之前幾天的醫生總是來看看開個止痛、抗生素就走了。當時我只是聽聽而已,對他的話不抱著希望,沒想到九點多真的來了個整形美容科的黃醫生(後來我只在開刀房看到他而已,門診時刻表也沒他的名字,我猜他是駐院醫師吧,如果有人知道他名字的話請跟我說一下唄,真的很謝謝他!),他看看傷口問問受傷情況,之後還請另一位醫師,也就是後來我的主治醫師黃維超來看看要怎麼處理,本來他認為沒感染只要開刀清理傷口,縫合後就可讓我出院了,可是主治醫師來了就說有感染所以還是讓我住院幾天觀察情形,就這樣,結束了快三天的集中營生活,到五樓的病房安養了!

星期二從早上知道要開刀可以住病房了,換完手術衣之後就一直心不定地走來走去,中午上去五樓的病房後就開始緊張的等待進開刀房的時刻。快三點就坐輪椅被推進開刀房了,當時心情既緊張又興奮,緊張到平躺在手術台上頭暈到快失去知覺,護士只好拿了頭墊架高我的頭,手術前的準備程序好繁複,包括要用鹹的要命的碘酒和生理食鹽水漱口,洗面乳和生理食鹽水的清潔臉,頭套、止血袋......,當身上放了重重的手術刀等東西時,我就知道要下手了!最後嘴脣有知覺是在打兩針麻醉藥時,他們用的針和藥不知有多少,因為麻醉藥都流到我肩膀了,不過也此開刀過程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,只感覺到針和線在嘴上來回穿梭而已。

清理血塊和髒東西及縫合過程中,醫生還一直跟我和護士們聊天,醫生問我是不是不太痛、他們技術不錯吧,我...很想回答:「嘿阿,要頒個獎給你們!」可是嘴巴在縫沒辦法動@@"後來醫生跟護士聊天的內容害我差點又要把嘴笑裂了!QQ哈,現在想到還是很想笑!

我不太會說笑話,盡量還原囉!黃醫生說他不太想幫那位病患開,因為她都沒門診,第一次來就要他進開刀房幫她整型,聽說她是因男朋友拉過皮覺得不錯,所以就要女朋友也來讓黃醫師整,兩個人從台北開車下來,又要急著開車上去,本來還要請醫師幫她抽脂打到胸部去,還有做一堆手術,後來沒什麼時間就只好挑其中一樣動手術而已,她們還誇張到打電話進開刀房來問東問西的!笑點在那?就是醫生後來說他沒看過那麼自戀的男生,拉皮還要抽脂....,醫生說男生就運動就好了阿!
後來我縫完在等護士推我出開刀房時仔細端詳了一下兩位黃醫師,體格算不錯啦!不用抽脂就很帥了QQ
我記得嘴脣裡面傷口是主治黃醫師幫我縫的,外面應該是他學弟,就是另一個忘了名字的黃醫師幫我縫的(真的很抱歉!)。(不知道有沒有記錯!)傷口縫的很漂亮,後來黃醫師巡房時也有說他們縫很細,疤痕應該很小!不會讓我破相的!(好像已經破了吧,只求破好看一點@@")

其實動刀之後就沒有緊張的情緒了,多的是害怕醫生把我打點滴的手給壓破了而已,因為黃醫師在幫我縫裡面傷口時,為喬縫的角度很用力的坐到我身上去,這還不打緊,不知是那個醫生還是護士這時一手不偏不倚地壓在我的右邊乳房上,持續到縫外面傷口時,哇勒,這可以告性騷擾嗎QQ?我想應該不行吧!只好把它當成他們的職業病囉!
開完刀在恢復室等待時,遇到一個大約快四十歲的女生等進開刀房,那時我心想該不會是那個想抽脂隆乳的情侶檔女生吧!不過我沒勇氣問,因為她臉色不太好@@"加上醫生說因為傷口拖了後很多天了,怕傷口會很醜,所以不讓我從口吃喝,幫我插了鼻胃管,連吞口水都哽咽快吐了,我一點都不想開口說話!

什麼都是第一次,第一次興奮住院、第一次緊張開刀、第一次痛苦插管.....
其實插管難過的只有當天,想吐覺得有異物在喉嚨,睡醒隔天就習慣了,只覺得有痰卡著的感覺而已,也可自然說話了,很多病友看到都很好奇張望我的"象鼻",同房室友也說插管很痛苦吧!我很想說其實還好耶!
黃醫師開刀完隔天上下午各來巡房看我一次,第二天在手術完聽到我出血也過來關心我一下,他說是正常現象,摸摸傷口附近軟軟的,恢復的很好,讓我星期五就可以拔管回家了!一聽到可以回家興奮到不行,今天(星期五)不到六點就起床準備了,還特別夾了我很喜歡的黃色小花髮夾,醫生快九點才姍姍來遲用手套摸摸傷口,他按很久,本來我想完了,該不會情況變糟了,要多待幾天,聽到醫生恭喜我恢復很好可以拔管出院了,才放下心中大石鬆了口氣!星期一就可以回診拆線了!

這次住院要感謝的人很多,首先當然要感謝神經科蕭醫師及整型美容科的駐院黃醫生,要不是你們熱心幫忙,或許我還躺在集中營裡消極的度過黑暗的每一天,其次就是我的主治醫師黃維超醫師,真的很謝謝他的關心和高明的醫術!不然我可能還得當好久的「鴨嘴獸」。最後要謝謝我的爸媽,雖然我爸老古板固執到不行的個性害我平白無故躺了好幾天(像我這傷口,如果一開始就妥當治療,早該好了!),不過還是要謝謝他們,他們真的很辛苦的從早到晚在醫院陪我、照顧我!

要感謝的人很多,當然還有這幾天我那樓層的值班醫師何正忠醫師(不知有沒有記錯,真是抱歉,只有看到名字一次,不太記得),從進病房到出院拔管,所有的藥和病情都是他在詢問的,還有很多的白衣小天使,這幾天真是麻煩你們囉!
最希望的當然還是開學前傷口能痊癒,我可不想一直戴口罩上課呀!

在網路上抓的黃維超醫師照片,我沒有勇氣拍他啦!
其實第一天他到急診觀察室查看我傷勢時,別病床來探病的人就一直問我,你知道剛看你的人是誰嗎?他很有名耶!
我當時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誰,只要是能救我於苦海之中就是神啦!@@"(今拍謝啦!我不是故意的!)
Sitetag